江云峥

嘘,小美人,莫怕。

“嘘,小美人,莫怕。”
他斜躺在榻上,松松垮垮的玄色华服跟着他肩上的黑发一点点的向下滑落,露出他半边白皙的胸膛,和一道横斜着近乎将他从中劈开的伤疤——看起来是陈年旧伤了。
他晃晃酒杯,或是媚眼如丝或是神志不清地冲身前的小姑娘笑。
“嗳呀……如今是甚时辰啦?”
可能是身前的人半晌没回声的缘故,使得他硬是从醉了七八分的脑子里扒拉出来俩字“礼义廉耻”……哦,是仨字。这才慢悠悠的把跟没骨头似的身子撑起来,随手把滑到上臂、露出一边肩膀的衣服提溜上来:还是松松垮垮,没个正行。
他笑了笑,端的是一派温柔和煦。
“姑娘,在下江云峥……不知姑娘,愿不愿与在下同醉?”